公司动态

并且做假酒没有利润空间

 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、数字经济智库副院长储殷对记者称,二锅头难推高端化,主要原因是其具有严重地方化、老龄化和低端化属性,一个酒如果有太多的低附加值产品,那么它的高附加值产品被市场认同的可能性就小,习惯了几十块二锅头的消费者,没有义务去分辨几百块高端二锅头的产品价值。

  以茅台为例,例如茅台的酱香型酒,其以小麦和有机高粱为原料,经过高温制曲、高温堆积、高温镏酒,九次蒸煮,八次发酵,七次取酒,酿造总耗时一年,产量较小。

  多家券商给顺鑫农业给予买入评级。

  相较而言,二锅头酒的时间成本要短得多,二锅头的发酵周期只有3至5天不等。以前二锅头是固态发酵的白酒,但现在一般是麸曲发酵,用多种微生物麸曲、酒母代替大曲。可以节省粮食,降低用曲量,缩短发酵周期,也就降低成本,提高出酒率。

  相比高端白酒80%甚至90%以上的毛利率,牛栏山的毛利率也较低,并且在国联证券研报显示,牛栏山产品结构有所走低,同时顺鑫农业改变了货折方式,经销商承担市场推广费用,因此2018年其白酒业务毛利率为49.63%,同比有所下降。

  北京二锅头的代表品牌是红星和牛栏山,后者是上市公司顺鑫农业的资产,从年报中可见二锅头销量正在快速增长。4月27日,顺鑫农业公布2019年一季报,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7.65亿元。3月15日,顺鑫农业公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,公司实现收入120.74亿,其中白酒全年收入92.78亿,增长43.82%。2019年1月到4月,顺鑫农业的股价从29.5元/股涨到最高63.48元/股,涨幅一倍多。

 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和营养工程系副教授朱毅对记者称,文化上北京兼收并蓄的精神,亲民的价格让穷人富人都消费得起,在消费分层的时代,二锅头抓住了长尾理论中的长尾,虽然价低但量大,并且做假酒没有利润空间,品质稳定。

  四川省委、省政府重视白酒产业的发展,并将其作为特色优势产业纳入“5+1”现代产业体系优先发展。2018年,四川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共实现产量358万千升,同比增长14%,占全国白酒行业比重高达42%;实现销售收入2372亿元,利润344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5.1%和34%。

  在众多酿造二锅头的企业中,牛栏山酒厂是北京地区自主酿造规模最大的白酒生产企业,最早拥有“中华老字号”、“中国驰名商标”的白酒企业。1952年10月26日,河北省人民政府工业厅酒业生产管理局国营牛栏山制酒厂正式成立,是为牛栏山酒厂的前身。现今,牛栏山酒厂是上市公司顺鑫农业的资产。

  4月27日,顺鑫农业一季报显示,其实现营收 47.65亿,同比增长19.95%,归母净利润4.29亿,增长了17.17%。4月30日开盘,顺鑫农业股价再涨3%左右,报价57元/股。

  盘和林介绍,决定白酒档次的因素至少有二个:一是高端白酒酿造需要独特的地域环境,比如茅台镇白酒核心区的自然条件、酒窖很难复制;二是高端白酒品牌的形成与消费者心理有着独特的联系。

  一位研究区域经济的专家对记者称,高端品牌对区域经济扩张的影响长远,打造好品牌是地区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,品牌和地方政府是互相依存的关系。

  白酒以区域集群,具有强地方属性。如今,中国逐步形成了长江中上游白酒主产区、黄淮流域白酒产业集群,以及以山西汾酒、衡水老白干、北京二锅头为引领的华北地区,以陕西西凤、新疆伊力特为代表的西北地区,以及东北部分地区的白酒产业园和山东、河南的白酒产能大省。

  川酒占据中国白酒小半壁江山,五粮液在四川,茅台在贵州,江苏有洋河,甚至临近北京的山西都有汾酒,为什么北京作为首都却只有平价的二锅头、没有高端品牌呢?

  来北京不喝二锅头,就和去贵州不喝茅台一样遗憾。在首都北京的市井生活中,人们忙碌一天找个小馆子撸串、吃拍黄瓜、水煮花生米,二锅头是常见搭配酒。

  顺鑫农业方面对经济观察报表示,“牛栏山”的品牌基因继承了二锅头的品类基因,其核心特点就是包容性。代表京味文化的“二锅头”本身讲的就是一个亲民、接地气的五福人生的故事,不管是高官达人还是市井百姓,二锅头都非常合适的。

  二锅头作为京酒的代表,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。据民国《顺义县志》载:“牛栏山镇造酒工作是工者约百余人(受雇于治内十一家烧锅),所酿之酒甘冽异常为北平特产,销售邻县或平市,颇脍炙人口”。

  白酒作为地方纳税大户,是区域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相较于北京,这一点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更为重要。一位研究区域经济的专家对记者称,高端品牌对区域经济扩张的影响长远,打造好品牌是地区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,品牌和地方政府是互相依存的关系。

  盘和林对记者称,顾名思义,二锅头是原材料在经过第二锅烧制时的“锅头”酒,蒸酒时采取的“掐头去尾”、“按质取酒”方法决定了二锅头是质量不错的好酒,但从酿造工艺、出身血统、品牌背书等角度来看,二锅头并不是一个高端品牌。

  3月15日,顺鑫农业公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,公司实现收入120.74亿元,其中白酒全年收入92.78亿,增长43.82%。牛栏山2018年白酒销售量为62.1万千升,同比增长44.66%,

  为什么北京没有高端酒

  4月29日,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对记者称,高端白酒酿造需要独特的地域环境,从传统来看,北京并不是高端酒的产地。酒的核心在于酒文化,不仅仅与品质有关,酿造工艺、出身血统、品牌背书等都直接影响白酒的品牌价值。

  品牌与地方经济毛皮依存

  尽管并不是高端品牌,北京二锅头品牌本身在其市场空间内也颇具竞争力。

  白酒也是地方一张重要名片,甚至是有些县市的主要财政税收来源。

  二锅头销售增长

  今年二月,四川名优白酒联盟在成都正式成立,以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郎酒、剑南春、舍得、水井坊为创始成员单位,旨在促进川酒抱团发展。会上介绍,除了“六朵金花”等龙头企业之外,四川白酒产业近年来也一直在打造腰部和底部力量,加强了对“十朵小金花”“原酒20强”等细分领域产业力量的扶持。

  二锅头的平民价是否会让其顺利全国化呢?能否全国化是许多白酒品牌的困扰。

  顺鑫农业方面称,牛栏山目前泛全国化格局已基本形成。以北京天津为核心,两山、两河、内蒙、辽宁六个省市为重点,长三角和珠三角两个地区为一条线,进行全国化布局。突破亿元的省级市场(包括直辖市)达22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