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动态

深入岩石内十余米

  从汶川向马尔康方向行进,穿过汶马高速的第一个隧道,即来到全国首座预应力钢管混凝土桁梁桥、汶川克枯大桥。大桥左侧,高高的山体尖耸,不见树木、只有岩石的山壁,近90度直角,被一张巨大的钢丝网覆盖。

  这是一段在炎热夏季朝着雪山前行的奇幻旅程:头顶烈日,远眺雪山,而脚下的高速公路宽阔平坦。穿越三大地震断裂带、穿过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过渡的边缘地带,汶马高速将理县、马尔康带入了“高速时代”,记者感受最深的是三个关键字:难、安、游。

  理县隧道、鹧鸪山隧道洞内则别有乾坤。驶进隧道内几分钟,数百米彩绘即映入眼帘,藏羌特色的舞蹈、建筑、平原,让人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。

  为何短短100公里却分成了3段建成?四川交投汶马高速公司副总经理何成介绍,汶马高速位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过渡的边缘地带,穿越了龙门山断裂带、米亚罗断裂带、松岗断裂带三大断裂带,地质灾害频发,且线路沿国道317展布于阿坝州高山峡谷中,施工条件艰苦,工程量巨大,十分难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