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动态

顾廷烨可曾和朱曼娘说过白家继承的事

朱曼娘对余嫣然纠缠不休,盛明兰这才从屏风后出现,问她究竟是何人。朱曼娘称自己是个苦命人,盛明兰自然不肯放过她,苦命人可没有胆子来这太师府里闹,又批她不报籍贯、家庭,还非要余嫣然吃她的妾室茶,实在可恨。朱曼娘惺惺作态,让盛明兰尽管问。余嫣然与盛明兰索性不客气地坐下盘问,身旁妈妈偷偷告诉盛明兰,她曾在刘喜班唱过戏。朱曼娘唯唯诺诺,十分不愿承认这段不光彩的过往。

孔嬷嬷倒是偏过头去问三人,是否知错,而后问盛墨兰是否认处处出风头的说辞。盛墨兰自是抽抽搭搭地认错,孔嬷嬷却是宫中老人, 见过不少心的,如何能被她骗了去,一是指盛墨兰争强好胜、哭天抹泪,二指责她总把嫡庶挂在嘴上,总觉得他人亏待了她。盛墨兰不说话了,孔嬷嬷又开口说盛如 兰的错处,盛如兰同样也是不敢说话。孔嬷嬷又称,自己待会儿要一同罚盛明兰,一家人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今日纵然盛明兰没犯错,也应该一同受罚

顾廷烨偶然看见盛明兰在满城找 人, 便把她拉上了马车,解开披风给六神无主的小丫头披上。马车慢行,盛明兰木偶般重复着,再快些。顾廷烨当即一喝,让人把马解了下来,快马带着盛明兰去了益寿 堂。药童称郎中在后面睡觉,盛明兰疯了般往后院闯,是顾廷烨说出通判盛家的名头才叫来了郎中。顾廷烨带着郎中快马赶回盛家,盛明兰被留在了益寿堂,蹲地大 哭。到了盛家又没人响应,顾廷烨解开麻绳爬进院内,这才把郎中带到了卫娘子院内。林噙霜大惊失色,不管屋内卫娘子哭喊,反而在责怪二人如何能进内院!顾廷 烨懒与她解释,把那小厮打了一通,林噙霜才肯罢休。

盛明兰让朱曼娘自己去求顾家,朱曼娘却是把这条命赖在余嫣然身上,还说什么日后过门二人便共侍一夫,吓得余嫣然直哆嗦。倒是盛明兰疾言厉色,把朱曼娘说得说不出话,竟是个赖皮直接要撞死在这儿。面对这样的泼皮,余嫣然实在别无他法,盛明兰接着劈头盖脸地把朱曼娘骂了一通,让她自己滚出去。朱曼娘那一套在男人面前好使,在后院却只是些小把戏,也就只能自己滚出去了。

北 宋,官宦人家盛家卫娘子有了身孕,女儿盛明兰身边的丫鬟小桃去厨房领应得的炭火却被赶了出来,得知缘由大丫鬟小蝶背着竹篓就去厨房找关娘子说理了。关娘子 却是个狗眼看人低的,不仅不给炭火还让人把小蝶赶了出去。路过的周娘子见了说了几句话,却是没想帮小蝶,小蝶见无望就只好去找大娘子王若弗理论,关娘子怕 事情闹大受了责骂,只好去灶下拿了二三十斤炭火,小蝶却只取走应得的那份,关娘子却还在背后说三道四,说她们院子的卫娘子仗着肚子大了,蛮横无理。盛家主 母王若弗正因女儿盛华兰的婚事和盛老爷盛紘闹脾气,盛紘为盛华兰找的是东京伯爵府袁家次子袁文绍,本是一桩大好婚事,谁想那袁家言而无信,只派了个袁家大 郎袁文纯来下聘。盛紘只得好言相劝,眼下船已靠岸,聘礼都卸下了,若是王若弗让袁家打道回府,怕是都要丢了面子。王若弗开始穿戴,盛紘才悄悄让下人通知袁 家可以卸聘礼了。

盛老太太从孤山上回了家,在盛紘伺候下饮一碗汤却又不说 话,盛紘忙低头请罪。盛老太太的儿子当初那便是被妾室所害,她看得清楚,盛紘的孩子也是被林噙霜所害,所以才厉声呵斥盛紘,她知道盛紘生怕林噙霜这个妾带 着庶出儿女再吃他当年吃过的苦,可如今盛家尊卑乱套,一个林小娘,竟是比正室过得还体面。盛老太太明里暗里都要卸了林噙霜的管家事,盛紘却是总不接话。盛 老太太话说尽了,不管盛紘经不经敲打,至少这林噙霜近日不可再复荣宠。盛明兰被盛华兰领到王若弗院里去,盛老太太反而让盛紘把她送到自己这儿,盛紘没想到 盛老太太会选中盛明兰,他所中意之人其实是盛墨兰。盛老太太却点破,卫家压根没想把盛明兰接回去,只是在明里暗里地警告盛家,切莫怠慢盛明兰,把她接到盛 老太太处,再合适不过。盛紘却还是顽固,盛老太太接着道出另一个隐患,盛紘前脚死了妾室后脚就变卖奴仆,不怕朝堂上眼红他高升的到御前参盛紘一本?盛紘闻 之,恍然大悟。

盛 明兰见了齐衡送的礼物,只捡了几件,不驳他面子就是,剩下的都让不为拿回去吧。盛明兰支开小桃和丹橘,这才从枕下拿出那对护膝塞进盒子里盖上,愿他早日登 科。顾廷烨刚要走小秦氏就叫住了他,说是明天全家人送他去贡院,顾偃开却非赶着他走,顾廷烨一气索性一溜没了人影。朱曼娘为顾廷烨热了酒来,伏在顾廷烨肩 头软声求他留下,正是郎情妾意之时被常嬷嬷一句话打断了,顾廷烨这才起身去睡。朱曼娘连忙抱住他,怕顾廷烨金榜题名后便反悔了,顾廷烨一番安慰在她额间留 下一吻,这才离去。不为给齐衡收视衣物,一旁唠叨着裁缝多塞了一副护膝,齐衡一看,那对护膝上绣着元宝二字,方才明白盛明兰的心意,连道她心中有自己。

第17集:顾廷烨求娶余嫣然 朱曼娘大闹余府

第10集:盛明兰巧辩长庶之争 盛家哥儿准备科考

第12集:朱曼娘使计见顾偃开 盛紘被关盛府乱作一团

顾 廷煜院儿里的有庆一直偷摸跟着顾廷烨,他自然发现了,使了个计把他匡进僻巷里,收拾了一番让他滚出顾家了。顾廷煜定不会放弃继续试探顾廷烨,而他也只好兵 来将挡水来土掩,等熬到有了功名,外室朱曼娘方可见天日了。顾廷煜见有庆一回来就收拾包袱走了,自是知道打草惊蛇了,他与小秦氏似乎甚是担忧,怕那朱曼娘 再把顾廷烨带偏了去。

顾廷烨回顾家祠堂拿长枪遭家丁阻拦,顾廷烨不满家丁阻拦,认为自己名字还在族谱上,还是顾家子孙。顾廷煜病弱弱的赶来大骂顾廷烨,顾家没有他这个不孝子孙,顾廷烨已被赶出家门,祠堂里的东西也不能拿走。顾廷烨将长枪还会,宣告顾廷煜自己终有一天会回顾家,到那时顾家要开中门,进祠堂,将此长枪奉上给自己。

盛家子女把灵柩先放在一户安全人家便回了家,盛老太太没看到盛明兰急的大骂,众人只得再去寻盛明兰。顾廷烨给盛明兰盛了碗茶,盛明兰如今都没冷静下来,听到顾廷烨现在是虞侯了,她道,顾廷烨应该上前线去立军功啊,在这宥阳是升不了职的。顾廷烨只是笑了笑,他没去前线的原因却被盛明兰猜了个大概。盛明兰没想到顾廷烨会去投军,她也很羡慕顾廷烨可以做想做的事情。石头称流寇已经清扫干净,盛家的人也四处寻找,顾廷烨就让她回家去了,还给了她一支袖箭,让她遇到危险事丢出去。

孔嬷嬷在课 上 教姑娘们焚香,三人神态各异,盛墨兰自是心比天高,盛如兰一顿鼓捣,最后呛着了自己。倒是盛明兰一直想着卫姨妈说的那些话,心不在焉。随后插花课上,盛如 兰几次向孔嬷嬷开口请教都被盛墨兰拦住了话头,自当气愤,待孔嬷嬷离开后对盛墨兰明里暗里地嘲讽,殊不知孔嬷嬷私下偷偷躲在了一旁。

顾廷煜与小秦氏双双伏在顾偃开床边,顾廷炜也慌忙回家,顾家长辈接连而至,而顾廷烨带回了郎中却被侍卫拦在外面,心急火燎地和侍卫打了起来。郎中看到这幅情形连忙离开,生怕惹上事端,顾廷煜出来与他大吵一架。顾廷烨一直在外等着,却始终不见叫到自己。常嬷嬷听街坊议论顾家的事顿时慌了,连忙让女使去打听。夜幕挑灯,街坊又在议论说顾偃开已经没了,顾府已经挂了白。女使连忙回来告诉常嬷嬷,听说顾偃开是被顾廷烨给气死的。常嬷嬷心急火燎,一下病了,蓉姐儿在一旁安慰说明日去樊楼吃饭,但常嬷嬷知道,顾廷烨被赶了出来,以后怕是再也没有现在的日子了。朱曼娘却压根没意识到严重性,十分不屑。

马 场上,两对已经准备好,余嫣然央求弟弟妹妹把簪子留给自己,可余嫣红听说这簪子是她亡母遗物非但没同情,还嘲讽她丢余家脸面,更是下定决心要把簪子抢过 来。开场没多久余嫣红便进了球,余嫣然心有余而力不足,盛明兰在一旁看得甚是着急。齐衡来找盛明兰,说她送自己的护膝已经收起来了,盛明兰连连否认,二人 差点惊动旁人。原来这场马球会是齐衡怂着永昌伯爵府办的,这一次如若盛明兰不来,那便还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,他总能等到盛明兰。盛明兰愣了,以为他是吃醉 酒了。

知否全集剧情第1-73集剧情介绍

顾廷烨与盛长柏在酒楼喝酒,一个丧气,一个欢喜。盛长 柏是知道顾廷烨文采的,实在不明白他为何不中。盛长枫则结交了许多亲王贵族,实则就是些狐朋狗友,并无一个有用的。眼下这些人在酒楼里一样喝酒,却是在目 中无人大放厥词。林噙霜在门外等了盛长枫一夜,却不想他在喝酒嫖娼,着实生气。

第26集:齐衡为盛明兰与郡主抗衡 元宵夜荣飞燕悬梁自尽

元宵节,盛家兄弟姐妹一起出门看灯会,盛如兰见盛墨兰穿得花枝招展又是一番吐槽,十分看不过眼。盛明兰却被盛如兰的那句攀高枝,吓得说不出话。街上都是戴傀儡面具的,不为也带着面具将盛明兰叫到了一旁好说话。如今齐衡都快瘦成皮包骨头了,不为只想要盛明兰的一句话,让齐衡心里安定些。不知出了何事,巡防营开始赶人,盛明兰连忙嘱咐不为,让他回去告诉齐衡,他若不负她,她也不会负齐衡。

第25集:大老太太含恨去世 顾廷烨护送盛明兰回京

盛明兰把顾廷烨叫到一旁,说盛长柏在家里时常惦念他,希望他能够回去。可顾廷烨却不想再回去了,盛明兰便又拿蓉姐儿出来说话,她如今虽然十分快乐,可人不能只看这一时啊。盛明兰又说起后院那些事,顾廷烨却是知道的,毕竟小秦氏的突然变脸,实在可怕。顾廷烨一番话让盛明兰也想起自己的难处,眼睁睁看着亲娘血崩而亡,后又守拙生活,实在憋屈。夜里的暗光映在盛明兰脸上,看不出什么颜色,顾廷烨却与她感同身受。说来说去,盛明兰还是希望顾廷烨为蓉姐儿的将来考虑。顾廷烨却是反将盛明兰一军,让她多为自己的婚姻大事考虑考虑。几日后,顾廷烨把盛明兰送回了盛家的船 他看着盛明兰远远离去的小船,下定决心说要去投军。